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牛群》

英国:哈代

圣诞前夜,十二点整。

“现在它们全部下跪,”

一位长者说道,当我们坐进人群。

在火炉的余烬旁舒适地紧围。

 

我们想象温顺的生物

呆在它们居住的草棚,

我们中间没有一人怀疑

它们当时正跪在其中。

 

如此美好的幻想,在这些年头

很少能出现!然而,我深思:

假若有人在圣诞前夜说出

“走吧,去我们童年时常去之地,

 

“在那边小溪崖的附近,

去看牛群跪在孤独的农场,”

我就会带着真切的信念,

在昏暗之中与他同往。

 

(吴笛译)



0

原文《》

by

写在“万国破裂”时

哈代

 

只有一个人跟在一匹

垂头踉跄的老马后

缓缓地、默默地在耙地,

他们在半眠中走。

 

 

只有几缕没有火光的烟

从一堆堆茅根袅起;

王朝一代代往下传

这却延续不变易。

 

 

远处一个少女跟她侣伴

说着话悄悄走近;

未及他们的故事失传,

战史便在夜空消隐。

 

钱兆明译

0

在勃特雷尔城堡

哈代

当我驰近夹道与大路的交接处,

蒙蒙细雨渗透了马车车厢,

我回头看那渐渐隐去的小路,

在这会儿湿得闪闪发亮的坡上,

却清晰地看见

 

我自己和一个少女的身影

隐现在干燥的三月天的夜色间。

我们跟着马车在这山道上攀行。

见壮健的小马喘着气步履艰,

我们跳下车减轻他的负担。

 

我们一路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还有随后发生的情景都可忘却——

丢失了理智人生不会厌弃的事,

除非到了希望破灭,

感情枯竭。

 

那只延续了一刻。可在苍山的阅历中

此前此后,习曾有过

如此纯真的时刻?在一人的心中,

纵使千万双捷足攀过这个斜坡,

也未尝有过。

 

亘古的 岩构成了山路的屏障,

它们在此目睹人间长河

古往今来无数瞬息时光;

但是它们用颜色与形态记下的

却是——我俩曾为过路客。

 

在我的心目中,刻板严峻的“时光”,

虽在冷漠的运行中勾销了那个形体,

一个幽灵却依然留在这斜坡上,

恰如那一个夜里,

看见我们在一起。

 

我凝眸见它在那里,渐渐消隐,

连忙回头透过细酉

瞧它最后一眼;因为我的生命快尽,

我不会再去

旧情之城。

 

钱兆明译

0

黑暗中的鸫鸟1900年12月31日

哈代

我倚在以树丛作篱的门边,

寒霜像幽灵般发灰,

冬的沉渣使那白日之眼

在苍白中更添憔悴。

纠缠的藤蔓在天上划线,

宛如断了的琴弦,

而出没附近的一切人类

都已退到家中火边。

 

陆地轮廓分明,望去恰似

斜卧着世纪的尸体,

阴沉的天穹是他的墓室,

风在为他哀悼哭泣。

自古以来萌芽生长的冲动

已收缩得又干又硬,

大地上每个灵魂与我一同

似乎都已丧失热情。

 

突然间,头顶上有个声音

在细枝萧瑟间升起,

一曲黄昏之歌满腔热情

唱出了无限欣喜,——

这是一只鸫鸟,瘦弱、老衰,

羽毛被阵风吹乱,

却决心把它的心灵敞开,

倾泻向浓浓的黑暗。

 

远远近近,任你四处寻找,

在地面的万物上

值得欢唱的原因是那么少,

是什么使它欣喜若狂?

这使我觉得:它颤音的歌词,

它欢乐曲晚安曲调

含有某种幸福希望——为它所知

而不为我所晓。

 

(飞白译)

0